一抹血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成人免费电影下载_成人免费图片_成人三级电影

  小鳳和路北、江濤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。小鳳本來喜歡路北,可惜一年前路北的傢突然起火,路北被活活燒死在傢裡。

  小鳳很難過,還好有江濤一直陪著他照顧著她,一年後的今天,她嫁給江濤,畢竟他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。

  婚房是小鳳親手佈置的,也不知道她是特別喜歡紅色,還是為瞭突出結婚的喜慶,她把新房裡的一切佈置成瞭紅色,紅色的窗簾,紅色的床罩,紅色的地毯,連燈光都是紅色的,映的小屋一片血紅。

  江濤送走瞭最後一批客人,回到瞭新房,小鳳正靠在床頭上休息,鮮紅的旗袍顯得她的皮膚粉嫩嫩的,發出誘人的光芒。他迫不及待地撲上去,把她壓在瞭身下。

  可當他看見小鳳在流淚的時候,他的欲望一下子熄滅瞭,他擦著她臉上的淚問:“寶貝怎麼哭瞭,大喜的日子,多不吉利,來!讓哥哥抱抱。”說著將她抱在瞭懷裡。

  “江濤,我有件事想問你。”小鳳窩在他懷裡,幽幽地說道。

  “寶貝!問吧!什麼事哥哥都不會隱瞞你。”江濤聞著她的秀發,嘴裡說什麼自己都不知道。

  “路北是不是你殺的?”小鳳的語氣突然變得嚴厲。

  江濤的心一驚,“寶貝!你懷疑路北是我殺的?你怎麼會這麼想?他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怎麼可能會殺他?”

  小鳳冷笑道:“因為你想得到我。”

  江濤一下子跳瞭起來,臉色鐵青地大吼:“小鳳你中邪瞭吧?今天你知道是什麼日子?是我們的大喜日子,你老提個死鬼幹什麼,存心找不自在,還是你對他餘情未瞭?”

  “真的不是你?”小鳳的聲調明顯低瞭很多,看樣子她也不確定。

  江濤望著窗外漸漸發白的天空,說:“好瞭,先別瞎猜瞭,我保證我沒殺他,行不行?”

  “你敢發毒誓?”

  “這個……好!如果我江濤殺死瞭好友路北,讓我不得好死。”江濤咬著牙發完的毒誓,才換來瞭小鳳臉上的一絲笑容。

  發完瞭毒誓江濤再也沒瞭激情,草草換睡衣躺在瞭床上,而小鳳沒睡,坐在梳妝臺前一下一下地梳著頭,她的動作緩慢單調,江濤看著看著就睡著瞭。

  睡到半夜他猛然驚醒,正看眼睛見到的是滿室的血紅,他險些驚叫出聲,一激靈坐起來看見小鳳還坐在梳妝臺旁梳頭,動作依舊。

  “寶貝,還不睡呀?”他柔聲問瞭一嗓子。

  “這就睡,好像因為太興奮瞭,睡不著。”小鳳說著說著突然咯咯笑瞭起來,然後慢慢轉身,她的臉竟然變成瞭一張男人的臉,這張臉正沖著江濤陰陰地笑。

  “哎呀媽呀……”江濤大叫整個人向後退人差點沒掉在瞭地上。

  “你怕什麼?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路北呀!”小鳳的聲音依舊,可是內容卻讓他心驚肉跳。

  “路北,你到底想幹什麼?”江濤尖叫,臉色灰白如土。

  “當然是祝賀你結婚瞭。”說著,她站起身子向他走來。

  他戰戰兢兢地大叫:“你,你別過去。是我殺瞭你不假,可是我也是沒辦法,我愛小鳳,愛她勝過愛我的生命,可是你……你隻想玩弄她,你說你不會和小鳳這種女人結婚,太認真,婚後想出去有個鬼混,怕她要死要活的,可她偏偏那麼傻,愛上瞭你,對我看都不看一眼……”

  “就算這樣,你也不至於防火活活燒死我吧?你知道火燒在皮膚上是什麼感覺嗎?嗤嗤的冒油聲、骨頭的嘎嘣聲,這種聲響一直徘徊在我耳邊,讓我無法安寧,所以我來瞭,在你們結婚的頭一天我給小鳳托瞭夢,我告訴她,你殺我瞭,讓她不要嫁給你,誰知道她還是嫁瞭,還相信你的毒誓,呵呵!好吧!我就讓你的毒誓變成現實。”說著她伸出手死死地掐住瞭江濤的脖子。

  “不要……”江濤大叫著驚醒,一下子坐瞭起來,滿臉的汗,此時他尚未從驚愕中緩過神來,目光呆滯,喃喃地反復念著是我殺瞭你,是我殺瞭你……

  “你在說什麼?”身邊的小鳳被她吵醒瞭,正用瞪著一雙眼睛驚訝地望著他。

  “哦!我做瞭一個惡夢。”江濤忙用手背擦去臉上的汗水,起身走到瞭陽臺,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上,幾盞昏暗的路燈有氣無力地照著地面,照得天空恍恍惚惚。抬頭看去空中沒有一顆星星,月亮也不知跑哪去瞭,整個蒼穹就像塗瞭一層濃黑的墨汁,黑得那麼不自然。他痛苦地抱住頭,深深地嘆瞭一口氣,因為剛才的夢,他的雙腿還在顫抖,他不知道在夢裡他喊瞭什麼,小鳳聽見瞭多少,剛才她懷疑的目光已經給瞭他危險的信號,他害怕,緊緊抓住陽臺的邊緣,手背上的青筋一一因為用力突顯出來。

  這時身後的門緩緩開瞭,小鳳裹著睡衣走瞭出來。

  “你怎麼出來瞭,外面冷,快回去。”江濤說著伸手想要攔住她,她猛然抬頭惡狠狠地說:“再冷能有地下冷嗎?我躺在冰冷的地下已經一年瞭,哈哈哈……”小鳳的嘴裡發出瞭一連串的怪笑聲,嚇得江濤渾身一陣。

 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”

  “你猜哪?”小鳳眨眨眼睛,這個動作很調皮,是路北的專利。

  “路北?”江濤渾身一顫,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。

  “是的!我是路北,我來找你索命瞭。”說著她冷笑著向江濤步步逼近,江濤又驚又怕,快速向後退去,後背撞在瞭陽臺的邊緣,退不可退。

  小鳳的速度更快,眨眼間,已經和他面對面站在瞭一起,江濤驚的尖叫,向後一仰身整個身體向外墜去。

  “不要……”突然有一雙手抓住瞭他的胳膊,他抬頭看見小鳳那張吃力的臉。

  “放開吧!我會把你拉下來的。”江濤說著要松開她的手。

  “不要……”小鳳哭著喊。

  “小鳳是你嗎?你放手吧!是我放火燒死瞭路北,你應該恨我才是,現在你放手,正好可以為他報仇。”

  “可是我知道你是為瞭我,我也知道你是真心為我好,江濤別放棄,我拉你上來,你去自首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江濤泣不成聲,另一隻胳膊努力地向上伸,已經搭上瞭陽臺的邊緣,小鳳的臉上突然蕩起瞭奇怪的笑容,她的手就在此時慢慢的松開瞭。

  “啊……”的一聲尖叫,江濤從十四樓跌瞭下去,砰一聲血花四濺,遠遠看去一抹血紅。

  小鳳揉瞭揉手腕,嘴角的笑容更加詭異。